• 400-083-9969

新买家接手OneWeb旧纠纷,史上最大发射服务合同无法收场

本文由SpaceJournal唯一作者为您奉献

OneWeb的破产保护案目前在纽约南区破产法院的安排下稳步推进,2020年8月28日,法院签署了一项命令,着手清理OneWeb债务,OneWeb债权人对偿债计划表示接受或者拒绝。

具体安排时间表如下:


3月,确认OneWeb提交破产保护申请时,SpaceJournal曾经在文章中判断,对于OneWeb的买家来说,除了旧债务外,还将面临一系列合同纠纷。

除了债务,OneWeb破产还会面临一系列合同纠纷,单单和股东们签署的合同就够喝一壶的。不管是与休斯系统公司签的2.3亿地面网关合同,与高通签的用户调制解调器合同,与维珍签署的Launcher One发射合同,与空客签的卫星制造合同。更别说还有与阿里安公司签署的价值10亿美元的发射合同。

果然,事情来了。OneWeb的发射服务供应商维珍轨道向破产法庭提出,要求OneWeb支付4,632万美元的合同终止费。

这件事其实是史上最大一笔发射服务合同的落幕纠纷。


LauncherOne

2015年5月20日,OneWeb与阿里安公司、维珍轨道公司签署了一份发射服务合同,总金额超过10亿美元。在这份合同项下,阿里安公司将向OneWeb提供21次发射,维珍轨道公司使用LauncherOne火箭提供39次发射,该合同包括额外100次发射的备选方案。


2015年6月25日,三方在伦敦公布了这一合同。

OneWeb的创始人格雷格·怀勒(左)、阿里安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Stéphane Israël(中),维珍轨道的创始人理查德·布兰森(右)

这一合同被誉为史上最大的发射服务协议,它超过了SpaceX在2010年与铱星公司签署的5亿美元发射服务协议。


2015年时的OneWeb卫星方案

发布会当天,维珍轨道创始人理查德·布兰森爵士兴奋的表示,“OneWeb的卫星寿命5年,接替星要在24小时内完成补网发射,只有维珍的空射能够满足这一点,看起来这是两家公司的完美结合。”

理查德·布兰森爵士也投资了OneWeb。


2015年签约现场

此后LauncherOne一直处于研发状态。


当然,OneWeb的卫星也一直处于研发状态。

两者约定的要在2017年进行四次发射,但2017年春季,OneWeb要求减少发射次数,降低发射费用并将发射时间延长几年。

维珍轨道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计算了合同中止费,维珍轨道同意冻结这笔违约金停止随日期变化而带来的上涨数额,将其固化在7000万美元。OneWeb需要在2018年6月15日前做出决定,不然中止费将继续上涨。由于这笔巨额罚款,OneWeb对是否终止与维珍轨道的合同犹豫不决。

2018年上半年,双方就延期还是终止进行了几个月的洽谈,最终在恢复上涨前,OneWeb静悄悄的使用了合同中的“方便终止”条款取消了与维珍轨道39次发射合同中的35次。

2018年6月29日,FAA向维珍轨道颁发了空中发射许可证,但是发射并未如期进行。


工厂中的LauncherOne

2019年6月4日维珍轨道向纽约南区地区法院递交了诉状,要求OneWeb支付4,632万美元的合同终止费。据诉状称,自2015年签订合同以来,OneWeb已经为发射支付了2625万美元,在2018年取消35次发射订单大约6周后,OneWeb向维珍轨道再次支付了2,236万美元。除此之外,OneWeb还应支付维珍轨道4,632万美元。

OneWeb应诉说他们不欠维珍轨道的发射服务款,一次发射也未进行,并且维珍轨道每次600万美元的发射价格是当前市场价格的两到三倍。根据双方合同中的方便终止条款,OneWeb有权取消合同,并可以使用此前的预付款当做终止罚款。

由于未能达成一致,双方进入法律程序。但是2020年3月OneWeb提出破产保护后,根据法律规定,破产法院暂时冻结了有关OneWeb的所有诉讼。


2020年5月25日,维珍轨道的LauncherOne进行了首次发射,宣告失败。

2020年7月2日,英国商业、能源和工业战略部、印度Bharti Global各出5亿美元收购了破产保护中的OneWeb。

2020年8月28日法院重启关于OneWeb所有债务的审查后,维珍轨道发现自己并没有收到OneWeb关于这一纠纷的如何定性的通知,因此向法庭申请强制执行该笔付款。

1946伟德国际